秋日的陽光,暖暖地撒在松軟的草地上,空氣中是干草的清香。


大家坐在一起,聽陳老師講游戲規則,眼神里閃爍著童心,笑容里雀躍著頑皮。


軍棋游戲(注1)開始了。——我們笑著,奔跑著,仿佛回到了少年。


一塌糊涂的第一局—— 昏亂中大家竟然站錯了位置,紅軍站在了藍軍的軍旗下,藍軍則站在了紅軍的軍旗下。混戰開始沒多久,藍軍的總司令不知怎地糊里糊涂就被抓住,陳老師激動地發出搶軍旗令,紅軍工兵于大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沖對方陣營,搶回的是——自己的軍旗!呵呵,這局糊涂得很,不算,重開第一局。


精彩殲滅的第一局—— 真正的第一局開始了。藍軍積極確定了戰斗策略,紅軍的人一個個被抓進了俘虜營.最后只剩下總司令曾盛開。待把總司令也抓住,大家發現,紅軍竟然被完全殲滅!這時藍軍在場上還有好幾個人,取得了絕對勝利。藍軍抓敵能手方耀,以一個小小的師長身份抓了紅軍5個人,識敵之精,出手之迅,無人能出其右。可惜某一條絲線在關鍵時刻斷了,令方耀不得不立即用衣服包裹自己,匆匆回家,直至燒烤開始才趕回來。戰爭中一些小小的細節,就能影響大局,牛仔褲一條線的不結實,竟然使藍軍少了一個作戰能手。這對后來兩局藍軍的失利,不能說沒有影響。


秀才遇到匪的第二局—— 藍軍的聰明人們總結上次戰役的成功經驗,一切商量妥當,在戰略、戰術上全面藐視敵人,滿懷信心爭取更大的勝利。 一開場,藍軍就傻了眼:紅軍全部人象德國兵那樣黑壓壓地沖上來,每個人都“我是地雷我怕誰”的樣子!這怎么可能呢?工兵、司令全部沖上來,不怕被抓被炸?藍軍的理論完全失效,秀才們不知如何是好,楞站在那里被包圍,一個個被揪到裁判那里,然后進俘虜營。這時才發現,對方的關鍵人物,裝模作樣沖上來,其實是乘機躲進了三八線內的安全區域。終于反應過來后,藍軍剩下的將士迅速反擊。一場亂戰之后,藍軍剩下總司令李偉昌,紅軍剩總司令丁鋒和另外一個軍官。這下誰都沒有了工兵,搶不了旗,紅軍試圖用總司令對碰,以存一個活口取得勝利。藍軍已經進了俘虜營的利潔雯在情急之下,沖上去阻擋對方,解救總司令,雖忠勇可嘉,卻大丟將士面子。雙方隊長商量,各增派兩人上場決勝負,其中一個是工兵。又一場混戰過后,藍軍還是只剩下了總司令李偉昌,紅軍則變成了三個人,而且其中一個是工兵!李偉昌雖然象猴子一樣敏捷,卻也逃不過對方兩人合力追堵,紅軍工兵輕松奪旗取勝。


有勇有謀的第三局—— 藍軍總結教訓,對紅軍的狡猾提高了警惕。戰事勢均力敵地展開,雙方大部分人都陸續進了俘虜營。藍軍地雷蔡英健一下子看準了張海明,張一看蔡眼神不對轉身就逃,蔡狂追直到自己沖進邊界外的花叢,終于抓住,結果張竟然是個工兵!昏倒~ 一個不小心,藍軍總司令張寧脫離了李偉昌保護,被劉志浩追了半場抓住,不得已亮了軍旗。這時,藍軍剩下3個人,紅軍剩下4個人,紅軍的人一涌而上,藍軍分頭出擊,一人迎戰一個,而從后面突然沖上來張阿勇一舉奪旗,原來他才是紅軍的工兵!剛才上來的三個是煙幕彈! “不是我們不強大,而是敵人太狡猾”。三盤兩勝,紅軍奪得了最后的勝利。                        


大家或意猶未盡,或心有不甘,移師燒烤場。 燒烤 燒烤是最個性化的娛樂,無論是把黃雞烤成烏雞,還是把黃雞仍烤成黃雞,都是自己喜滋滋吃下去,不需考慮他人的目光和舌頭。都市壓力里生活的人們,可以通過燒烤舒展自己的心靈。


方耀快速烤了些饅頭,與吳肖穎進行原始的物物交換。我們都很羨慕其饅頭換雞翅的超級劃算,他卻忿忿地對我們說,對方把燒得很好的雞翅放在上面與他交易,拿到一看卻是烤糊的雞翅。哈~


張強物質生活滿足之后,開始了精神層面的追求。他拿起一個蘋果,聚精會神地在火里烤,并不時要求旁邊的于大慶給他的蘋果滴雞汁。相信當年某個山頂洞人小朋友也進行過類似的探索,人類的一幕幕總是重演。


大家吃飽或基本吃飽之后,移到一個樹蔭之處,開始了精神層面的燒烤:游戲.


游戲的內容竟然是極傳統的猜謎語。這項游戲實在煎熬。讀謎語的陳老師不得不耐心地給大家啟迪:幾個字,某某字在第幾個字…… 猜中謎語就可以抽獎。既有娛樂自己的獎品如數碼相機、優盤、電吹風等,又有娛樂大家的獎品:指定其他同事表演節目。


以下是一些精彩節目片段:


于大慶被要求“摹仿一種植物”。只見他兩手放在下巴下做豆芽狀,臉上幸福兒童的樣子,慢慢旋轉,多么高興的一朵向陽花!就是向陽花自己,也不能表演得更像了。


劉志浩需“誠懇地邀請劉維煒跳芭蕾”,大家都笑看他如何表示誠懇。他先是做了些類似紳士的含糊動作,對方無動于衷,顯然覺得不夠誠懇。旁邊很多人出主意,送一朵小花、送一棵小草不一而足,劉志浩想了很久后,決定遞給劉維煒一瓶別人的礦泉水,真不知從何說起!有機會倒要問問他,莫非此中別有典故?


劉維煒芭蕾舞果然優雅,不愧從5歲開始練習不斷。從來沒有這么近處看過天鵝,大家熱烈鼓掌。后面伴舞的劉志浩亦步亦趨、左舒右展,雖然肯定不是天鵝,倒也有點“紅掌踏清波”的意味,同樣收獲大量掌聲。


方耀得“摹仿產品部或技術部某個女生”。他胸有成竹地借了個包背在身上,昂然走過人圈。大家怎么看怎么像方耀本人,哪里有一點女生樣子?也不敢問他究竟是要扮演哪個女生,免得人家著惱。


李偉昌則要“表演猴舞”。大家見過一些猴子的經典動作,如反搭四盼、頭頂鼓掌、抓耳撓腮等,料想也是從中擇一而演。沒想到阿昌技出驚人,竟然是單手落地猴走,神形皆似,精彩絕倫,眾人瞠目,拍痛巴掌。 

林盈盈“模仿黃總說話”,她走前一步,伸出兩個指頭,“普通話,兩塊”,眾人翻倒(注2)。


蔡英健的題目空間廣闊:“摹仿公司的某位同事”,他顯然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人,并為只能表演一個創意而表示可惜(大家記得下次要再創造機會給他)。此君最后決定模仿劉維煒,表演的是的“丑小鴨舞”,絕對神似,彩聲如雷。


……


快樂時光總是那么快就要溜走,純真笑容總不肯在我們面上長留。那一個暖暖秋日的少年時光,多少歡聲笑語散向了四空。


……


最后,軍棋比賽失利的藍軍,為對方合唱了一首歌: 他們是害蟲,他們是害蟲, 正義的來福靈,正義的來福靈,殺!殺!殺!


注1 :軍棋游戲是廣智的傳統活動。員工抽簽分執棋子,紅藍兩軍按軍銜相拼,總司令被捕者亮軍旗,奪得對方軍旗者為勝。


注2 :公司規范工作語言,在公司范圍內講方言的,每次罰款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