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維煒(廣智公司營銷中心)

   醒在周末早晨,窗外寒意不勝,懶得起床。隨手一抓,得拉斯金隨筆一本。“拉斯金的文藝觀在某種程度上和柏拉圖是十分切近的,他們都反對無病呻吟,反對過于矯飾的情感,反對‘美’而不‘善’的藝術。”“晚年的拉斯金和唯美主義的代表人物惠斯勒之間有過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從中可以看出他對頹廢美、為藝術而藝術、不顧道德原則的現代藝術流派的看法。”


   讀到此處,一躍而起。 工作之“美”與工作之“善” 寫下標題,心里面有一絲感激。常說“態度決定一切”,這里的“一切”,對于工作而言,恐怕指的是“業績”了。我想說的,卻不是這些。事業往往讓人比較主動,因為它顯得更能體現個人成就,而工作有時候則教人被動,因為它更像是一種辛勞的過程。進入廣智這個集體中,仿佛已經有很久很久的時間,我還不能認識每一個面孔,但我熟悉每一個名字和他們的話語。在天河公園,盈盈興沖沖地走在前邊,回頭對大家說:“我們就像一群小學生,主任就是我們的班主任,小潘呢,就是大隊長……”我笑著想著,覺得這就叫“善”。


   每一個人,身在廣智這個環境中,恐怕私底下都會有對這個集體獨到的純個人的看法:看法的好壞并非單單由公司的作為來決定,它也受制于每個人內心處的平衡尺度。這個尺度就是我們對待付出與所得的態度。每一個人可以自覺地或者被公司要求而努力工作,在這一點上我們很難看出差異,甚至在最終的客觀標準“業績”上也可以得到證明,從這個角度說,得到工作之“美”其實是相對容易的事情。但我想公司所能到達每一個人的關懷畢竟有限,也許它不可能總是按照每一個人的期望給予回報,它或許轉化成一種更寬厚更廣大的溫暖包裹在整個集體的周圍,這無形的部分則需要每個單獨的集體成員以“善”去領會。所以工作不止于工作,它承載文化,承載生活,承載前行的動力,承載快樂的價值,承載我們的精神世界。那么想一想再工作,工作之后再想一想,也許就會發現,得到的早已超出了我們的想象。這些是廣智給予我的。


   兩種面對 最艱難的一段時間,是第一期廣智內刊的平面設計期間。為了求得最好的設計方案,找到了我十分尊敬的一位朋友。朋友有一家頗具聲名的廣告公司,首席設計師是美院的碩士,看來水到渠成的事情,卻因為唯美與實用的爭執變得不可開交。眼看一去半月,原本期望的一本樸素小書竟變成了先鋒另類的藝術廣告畫冊。令人震驚的是設計師竟完全無法溝通,以一種拒絕淺陋俗子的粗暴態度堅持自己在作品中的表現。這倒大傷了我的心!有很多個日夜,單獨和蠻橫的設計師一起,看她一意孤行不得要領竟不敢開口,沮喪得想要放棄。時間緊迫,換設計公司是下下之策,況且辜負了朋友的幫助。


   最后只能婉言勸設計師休息,一個人在空曠的陌生的辦公室里,自己動手修改,在黎明前的寒冷里哭出了聲。那時世界還不知道,你所要具備的不僅是小小的氣力,也是堅如頑石的信念,是一層一層的忍耐和包容,于黎明前,于無聲處。……后來幸得我們的平面美工小張隨行,終使兩難的狀態早早結束。那些個日子,感覺像場磨難,遍遍地熬煎,有時候驚訝自己竟怯于踏入那家廣告公司的大門,回頭想想,在深心支持自己的,還是廣智,這里我所認識和不認識的眾人。于是勇敢。


   我的工作,日復一日從容起來,如此覺到“家”里的好。該給公司什么樣的計劃呢建議呢,該怎樣向別人描述廣智這年輕生命的真色彩,仿佛已成為我朝思暮想的問題。這不難,因我已知道,在轉變的種種可能中我找到一種,剩下的便是奔赴了。但愿大家早在我先。


   想說的話有很多,對于廣智,我更愿意讓它們化為一種行走的力量,與更多的朋友們一起分享。還想在最后發泄一個小小的心愿,希望它不僅僅是私人的,也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同:但愿每個人能夠真的交付或者部分地交付內心的聲音,不論它“美”或者“丑”,讓彼此能夠有更多的理解與交流,且讓我們的論壇跳躍起來,人文起來。


回復:行走在美與善的路途上 于大慶(技術部)

   CRM中的論壇是公司里我最喜歡的東西之一,也是最能體現廣智民主精神和企業文化的一個窗口。公司的大事小事第一時間發布在論壇上,大家可以對之品頭論足,充分發揮自己當家做主的權利。另外,論壇也是大家溝通交流的精神家園。也許我們會有爭執,但重要的不是爭執的結果,而是在爭執的過程中我們達到了溝通,增進了理解。因為我們不僅僅是在廣智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們還在廣智生活。我們可以隨時把生活的酸甜苦辣一股腦地發在論壇上,讓大家來共享,來分擔。

   誠如劉同志所說,如果你不想把所有的心聲抒發出來,至少也可以抒發部分,“讓彼此能夠有更多的理解與交流,且讓我們的論壇跳躍起來,人文起來。”